爱游戏:LOL 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本篇文章作者为Acid Yang,曾任 HKE 小编、Garena 赛事报导记者,现为自由作家,致力于发扬电竞。本篇文章部分图片摄自Riot Esports 。经作者允许署名转载。

「奥林匹克运动会中最重要的并非求胜而是参与,就如生命中最重要的并非大获全胜而是挣扎奋斗。」1894 年的国会演讲中 Pierre de Coubertin 如此定义奥运精神。

S5 世界赛开赛以来,从政府方面传来各种好消息与坏消息,而一切都指向利益,政府的利益、产业的利益、人物的利益,这些算计并非一无是处,只要权力与资源能使人民受惠。谈论这些现实利益之馀,我们不应迴避运动本真的意含 ─ 人类发扬运动、打造竞技场,最古老的动机是要促进文化交流、进而促进和平,以及藉由磨练以彰显原先无以名状的崇高性。

冠军也好、不是冠军也好,ahq 在世界赛经历的事,他们的困顿与挣扎却是在这点上值得被认识。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困境

世界赛开打前两週,我在替 ahq 作行前专访的路上收到消息,许多外国赛评都看好 ahq 在小组赛中的实力,其中,Deficio 更预测以 ahq 的实力加上些许运气,要进四强不是难事。

「我们状态真的很不好。」一进门贝克就拍头说道。集训期间,ahq 平均一天会打上六场练习赛,然而两个礼拜之中的胜场不超过十场,当晚从闪电狼手中拿下的一场胜利彷彿天降甘霖,「好久没赢了」,他们鬆了一口气。

连续宰制了两季 LMS,ahq 的实力有目共睹,运营技巧虽不如 EDG、SKT 细腻,但他们强碰撞的方式与对团战的敏锐度,仍是让多数人折服。然而 LMS 的赛程过于仓促,加上 Riot 于赛前进行大改版,LMS 夏季总决赛与世界大赛之间相隔两个月,上路 meta 由坦克到斗士角经历了巨大的改变。对战队来说,未经过战场上的试炼,该如何取胜犹如雾裡看花。

「我们知道该拿哪些角色,但不知道该如何利用优势。」Albis 说,这样的情况从还在台湾集训、直到队伍抵达欧洲时都没有显著变化。从 5.16 版本冰霜之心、荆棘之甲…等重要坦装被削弱以来,Ziv 的爱角茂凯便几乎消失于竞技场上,而菲欧拉、达瑞斯、雷玟…等斗士角的掘起,让 ahq 苦思选角策略,也使以往擅于分推的西门不再能如鱼得水地在地图上施压。

出发时,台湾社群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,然而前途对 ahq 来说仍是一片灰茫,没人有把握能从小组赛中脱颖而出,尤其同组的 FNC、IG 都被公认为体系最合于 meta 的队伍。「我们会不会在第一轮就被 0:3 然后回家了…」,这个念头盘踞在 Albis 脑中。

果不其然,第一场比赛对上 C9,维迦的扭曲空间让 ahq 吃足了苦头,他们缺乏清兵角的阵容面对 C9 的压塔显得无力,最终 C9 以 23 分钟迅速结束游戏,刷新了当届世界赛纪录。如今回想起来,Ziv 说他们对于下一场 EDG 能够在 20 分打败 BKT 满怀感激:「往好的方面想,至少我们不用垫底了。」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强心针

每次上场前,Ziv 总有一个固定的仪式:一根淤、一瓶 Red Bull、一场电脑对战拿 penta。靠著这流程,他和 Albis、AN 成了团队中状态最稳定的人。但对于西门与老山来说,心中的焦虑始终是项干扰。

「如果紧张,西门会打得比较急,而老山的判断力会下滑。」Ziv 观察自己的队友。对上 C9,老山锁定不常见的雷格尔,儘管练习时他总能顺利突袭、开战,比赛中的存在感却不比平时,甚至出现没注意到敌队抱娘的装备大幅领先,因而开大后又放弃单杀的情况。

「赛后我们跟 Mountain 说,我们帮他想好了 PTT 标题:『如果队友雷格尔开大跳揪吉该注意哪些事』。」思绪是个封闭的宇宙,西门与 Mountain 于内在苦苦奋斗,外人能帮的不多,Ziv 等人选择相互揶俞以淡化这些挫折。

世界赛一胜难求,第二战的对手 FNC 却以过度自满的气场为 ahq 扭转了局势。看到 FNC 于紫方首先亮出了达瑞斯,Ziv 便选用呐儿压制 Huni:「这场 FNC 的选角有些问题。世界赛我认为最强的对手会是 Smeb,他的操作连 counter 表都能推翻,Marin 的表现则是四平八稳,Huni 的话…他的缺点太多了,他在逆风时沉不住气。」

事实上,即便 FNC 没有在选角阶段失手,ahq 本就打算孤注一掷对付这支欧洲劲旅。世界赛版本最强势的辅助莫过于牛与布朗姆,还在台湾时,Albis 在一次练角时却踢到了铁板,每次他的攻势都被挡下,阻碍他的是隻胃口奇佳的鲶鱼。就这样,ahq 靠著夜夜的发想取得两次练习赛胜场,而在世界赛最绝望的时刻,他们决定倚赖这隻下水道霸主。

外界盛传,贪啃奇这 pick 的灵感来自 GorillA,但夜夜否认了这项说法:「我习惯每天都查对手练什麽角色,第一週根本没有人玩,我出了之后 KOO 和 C9 才狂玩,我绝对没有胡说。」多次抢救失智队友,夜夜对于自己那场的表现相当满意,尤其是两次用毒舌阻断 Rekkles 的回程,让小王子气到不能回家,他觉得很赚。更赚的是,ahq 终于旗开得胜。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开窍

第一週 ahq 取得一胜二败的战绩,虽仍有机会晋级,但隔週只要输掉任一场比赛,他们就必须打包回家。在欧洲打的练习赛是 ahq 摆脱困境的关键,多次观察欧美、中韩队伍,他们终于在第二週觅得了 meta 的精髓。

「这版本传送的影响力没有以前大,以前很倚赖用传送开战,但现在多是在分推、打支援,而且中路基本上也会带传送,所以打起来全世界都会到,不是一起打一场正面对决就是做资源交换。」Ziv 说。

近一年中,上路 meta 经历了法师、坦克与斗士角,Ziv 认为这版本最能试炼上路选手的强度,而上路角色除了发展到晚期的菲欧拉之外,每隻都存在著剋星,因此上路能否扩大优势抑或止住停损,往往在于打野的一念之间。

「以前 Mountain 都会帮下路,但上路的发育很重要,所以只要 Ziv 说他几等有优势,Mountain 就一定要去帮他。」Albis 表示。

话是这麽说,但 ahq 的下路双人线一直都是贝克教练的心头大患,无论如何耳提面命,AN 就是无法在练习时集中精神,「太认真我容易累。」他会这麽说。因此 Mountain 只要往上路奔波,下路便一定爆线。

「基本上,除了选用的角色以外,小安在练习和比赛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,从进入游戏开始讲的话就不一样,『几分钟帮我 cover 一下』,他只有在比赛的时候才会这样说。」虽然私下和小安是很好的朋友,Ziv 还是认为发生在 ahq 下路线的事,仍有许多超出了科学解释的范围。

「我们上线啦!」

「小心他们两等喔。」

「喔好。」

Double Kill~!

「刚刚不是说小心两等吗?」

「这努努硬要。」

「明明是你们自己打到残血啊!」

除了下路的不定时炸弹,西门受限于角色池也总是被压线,掉塔后紧接而来的是捉摸不定的敌队动向,难以掌控中路优势连带缩限了比赛节奏。每支队伍都知道碰上 ahq 该 ban 什麽、Mountain 会往哪去,用一招半式走天下,ahq 像一支没有底牌的队伍,也因如此,他们所成就的再再令人感到不可思议。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之为 ahq

这支弱点明显的队伍,为什麽在世界前八强佔有一席之地?也许,ahq 之为他们就在于个体鲜明的自主性,虽难以被驾驭,但也是个人心中的志气与迫切感,使他们能够在比赛中展露出某种权威与训诫无法驱策出的东西。「我想证明自己。」AN 在赛前访问裡说道。

「有几次,Mountain 侵入野区被单抓,所以我们开了个会,决定以后要入侵就大家一起进去,看到人就打人。」Ziv 描述这件事情的态度,就像在解一道初阶算数题一样单纯,「每件事都有它的解决方式。」

十月中,平时话少的夜夜因为 Mountain 练习时低迷的气场而罕见地发怒,追求胜利庞大的压力终究让双方爆发了衝突。这件事最后虽然在眼泪与鼻涕中和平落幕,但 Ziv 还是没办法不去揶俞他们:「在巴黎时我和老山住,但他第一天就把整张床佔走了,所以到了伦敦我要求和夜夜换房。让老山和夜夜同房,就算八强输了也是没办法的事,解开心结比较重要。」Ziv 强调自己致力于调解,虽然衝突发生的当下他和小安只在想等下要吃什麽。

面对诸多揣测,夜夜认真地回应:「每次 Mountain 说『欸,过来』,只要有空我都会过去。ahq 的眼差得比较少,不是因为辅野连动不好,我们也没有心结,而是因为西门习惯出扫眼道具蹲人,不像其他队伍每个人都出插眼的,乱插一通。」

打了三年终于站上世界舞台,结果虽不尽完美,但现在夜夜相信,对于团队来说是好的事情就应该说出来,这种奇妙的想法是以前的他不会有的。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虚幻与真实

10 月 17 日凌晨,ahq 上、中路再次单杀,在各路赢线的情况下,他们很可能成为 S5 世界赛首支打败 SKT 的队伍,更可能,他们会在这场冠军战规格的系列赛中胜出。然而,最后一次巴龙 call 下得太迟,SKT 队员全体复活,ahq 晋级的希望终究在最后一次团战中幻灭。

离开 ahq 后,我们在隔壁的麵摊再度与贝克巧遇,他在菜单中加了两个蛋包,说是要託我们送给另一位在电竞界工作的友人。「贝克人真的很好。」同事有感而发,我同意他说的话,而这当然不是指 20 元的慷慨。

ahq 的未来仍充满不定性,大将 Chawy 的加入虽为团队拓宽了前行的去路,然而西门与老山可能的缺席以及其他变化,终究使 ahq 不会停留在现今的样貌,也因如此,今年世界赛的故事对每位关心他们的人来说弥足珍贵。

「我们是真的想赢,但去过一次 MSI、接著又去世界赛,我发现它们其实都差不多,有一种不真实感,总觉得一切很虚幻,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赢,可能对 Faker 和 Marin 来说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吧。」Ziv 说,世界冠军使终都是他的梦想,但世界赛对于电竞迷的意义,或许比对日夜练习的选手来说还要更丰富一些。

ahq 选手们都仍保有斗志,但他们对于责任的体悟明显多馀荣耀。世界赛的激情被放在一个失衡的秤上,向观者的那端倾斜。Ziv 的话让我苦思良久。

故事写到最后,我发现之中并不存在令人热血沸腾、足以决定结果的桥段,一些琐碎的、片断的反而促成了一切。从头细想,也许从一开始我就弄错了问题,也许最核心的,不是 ahq 的故事,而是我们在看他们的故事 ─ 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,却呈显魅力。

ahq 在与 SKT 的比赛中败下阵来。如果行天宫的灵光再看照一些,不让 ahq 在八强就碰上当届冠军,他们能否走得更远,这点也未可知。

AHQ细节纪实 讲诉一个不是冠军的故事

网上买彩票网上买彩票网上买彩票网上买彩票网上买球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